当前位置:中国海关律师网 > 案评中心 > 走私罪

如何通过律师辩护“阻止”检察院批准逮捕走私犯罪嫌疑人?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8-12 13:06:48    您是第0位浏览者

案情概要:

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海关部近期承办了一起伪报“品名”、“商品编码”走私化工产品案。广和所海关部专业律师团队在侦查阶段介入案件,提供卓有成效的辩护,取得了良好的辩护效果。

某贸易公司从2012年9月开始进口一种化工原料,一直以“甲”品名、“A”商品编码(税号)向海关申报缴税。2015年1月,经咨询供应商在中国子公司,该产品的实际应为“乙”品名、“B”税号。B税号对应的税率是A税号的1/4。据该司经理何某称,当时他还将相关资料委托给报关行的工作人员张某向海关咨询,所进口的产品能否以“乙”品名、“B”税号申报。报关员张某回复:海关工作人员口头确认可以照此申报。该司经理何某遂决定以“乙”品名、“B”税号申报,直到2016年5月案发。海关计核该案偷逃税款500多万元。

海关缉私局以该贸易公司伪报“品名”、“商品编码”走私化工产品为由,对该司及经理何某刑事立案,并对何某刑事拘留。何某被刑事拘留之后第7天,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海关部律师接受何某家属的委托介入该案。辩护律师做了大量的必要的调查取证工作,探索研究涉案产品的商品归类,在呈捕之前向海关缉私局提出律师意见和取保候审申请,但未被采纳,30日刑拘期满,何某被呈捕。辩护律师遂全力在批捕阶段提出辩护意见“阻止”逮捕。

 

律师的工作:

海关部律师介入该案之后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1、调查何某所说的“供应商”所说的该产品的实际为“乙”品名、“B”税号是否属实?委托给报关行的工作人员张某向海关咨询是否属实?该供应商出于商业考虑没有及时回复律师的调查,而报关员张某则去向不明,无法联络。

2、收集、梳理了该司几年以来的申报情况,如有无海关查验、海关化验、删改单等情况。发现该司曾在2012年之前委托某货代公司进口该产品,是以“丙”品名,“A”税号进口的,经海关化验归入“B”税号。辩护律师获得了该海关化验报告单。

3、对涉案产品进行研究,对比参照海关总署已发布的相关化工商品的商品归类决定,依据商品归类规则、对照商品具体属性及归类要素,依法出具了《商品归类律师意见书》,认为涉案应归入B税号并作出充分的论证。

4、缉私局呈捕之后,辩护律师向承办检察官提交了书面律师意见、《海关化验报告》、《商品归类律师意见书》等,并要求当面陈述律师意见,要求检察官讯问犯罪嫌疑人何某。辩护律师明确要求检察官不批准逮捕何某。虽然该案是否构成犯罪极具争议,最后检察官还是批准逮捕何某,但是以“附条件逮捕”的方式批准。

5、捕后两个月的侦查羁押期限届满之前,辩护律师向检察院提起羁押的必要性审查,缉私局同时向检察院申请延长侦查羁押期限。辩护律师的《羁押的必要性审查申请》与缉私局的《提请批准延长侦查羁押期报告书》一并送到省检察院。鉴于该案极具争议,省检察院采纳了辩护律师意见,作出不批准延长侦查羁押期限的决定。在此情况下,缉私局释放了犯罪嫌疑人何某,对其取保候审。至此,律师辩护工作获得阶段性成果,为更进一步的争取奠定了有利的基础。

 

律师点评:

1、目前,判决之前的普遍羁押做法对走私犯罪嫌疑人不利,也为律师辩护增添了难度。所以辩护律师应该尽可能地合法地“阻止”检察院批准逮捕,特别是对于有争议案件。

2、要充分运用海关专业知识,切入核心问题。本案涉案产品的商品归类是争议核心问题。商品归类是海关法律事务中最核心、最基础的业务。辩护律师须凭借对商品归类规则的熟练掌握以及对化工产品特有属性的了解,向承办检察官阐述涉案产品的归类问题,做好充分的沟通、交流。

3、利用一切合法的程序性权利表达辩护意见。如本案,辩护人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五十四条,要求当面向检察官陈述律师意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要求检察官讯问嫌疑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三条,辩护律师向检察院提出了《羁押的必要性审查申请》,等等。

4、辩护工作应贯穿侦查到审判阶段全过程。不少人有误区,认为在侦查阶段,律师的作用不大。实际上,在侦查阶段放弃的权利或有利要素,之后可能要以付出更大的代价来争取。比如本案,虽然在批捕阶段,看似律师“不批捕的意见”没有被采纳,但是如果不是在批捕阶段争取到了“附条件逮捕”,就难有后来的省检察院的不批准延长侦查羁押期限决定。因此,律师辩护工作应当事在必行,扎扎实实,步步为营,当机立断。